〔藝術家作品一覽〕

●作品名稱:2019備忘錄 Memo

藝品媒材:銀箔、胚布、線、衣物、複合媒材

這一系列的作品來自我小時候在鄉間,看到母親、阿嬤忙碌做事流了一身汗, 她們身上穿的輕薄衣物被浸溼,光線可以隱約穿透。還有院子裡曬衣服,風跑進去袖口,撐出一個在跳舞的人的樣子。

然而日漸泛黃的衣服終究是被丟棄了,每個人的生活狀態也不停在改變,記憶是覆寫或是另存新檔? 我在市集尋找那些熟悉的二手衣,它們成為了某個人不再需要的零件,而我把它們當作龐大的加密資料庫,破譯、揣測他人抽象的生命史。在意義過剩的時代,回憶會是個人的建構過程或是累贅?

●作品名稱:2018 暗湧 Undertow

藝品媒材:紙本、墨水、金箔

我總認為「成人」的過程其實就是一道道擠壓的工序,盡量削去不被允許的面向,盡可能成為一個合宜的人。在身體與意識底下,被擠壓的自我有一部分成為岩石,有的部分則成為了湧流,竄洩而出,原本被壓抑的部分,在形變與自我辯證中成為與世界的橋樑,成了自由的詮釋。

展示的作品多與欲望有關,當欲望被視作禁條,欲望並不會被封印或消失,而是在日復一日的加壓與抵擋下變成礦石而曖曖生輝,最後化成暗湧伺機而出。

●作品名稱:2017 星象 Constellations

藝品媒材:紙本、墨水、鋁箔、線 

獵戶、飛鷹、仙女、船隻、毒蠍。 宇宙是紙頁,星球是散落的字,被虛線連成神話與指南。 我則用實線梭縫,投影駐紮於過往的生靈,召喚它們在紙上夜巡,或許似曾相似、或許擦肩而過,我沿路撿拾記憶的碎片,若有似無的拼湊新的章節。

我依序運用了轉印、縫線、水墨等複合媒材,完成一件作品,而在最後的水墨階段時,我視作品為版畫的印版,進行單版印製,由於水墨濃厚之故,這樣的印製只能有一次機會,印製後的版畫與作品兩者都是創作的結果,而版畫卻又更近似於初初作品進行轉印時的模樣,彷彿在作品與版畫之間存在著輪迴。

●作品名稱:2016 玫瑰少年  Ma vie en rose

藝品媒材:紙本、墨水、鋁箔、線 

每每想起葉永鋕、葉永鋕媽媽,我始終不能克制自己的悲傷。
 
他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呢,是不是無時無刻都像有一把看不見的刀劃著他,劃傷他的心靈、劃傷他的生活、最後劃去了他的存在。葉永鋕的媽媽呢,經歷了突如其來的崩塌,她仍站起身、挺直腰桿,替每一個玫瑰少年發聲。

她說:「我希望他的死能救很多人,他的走才有意義。」 她說:「我救不了我的小孩,我要救跟他一樣的小孩。」 她選擇另一種方式繼續愛葉永鋕,她選擇把玫瑰花冠戴到每個與眾不同的孩子身上,告訴他們,你們都值得被愛。

●作品名稱:2015 花草偈  The Flower Sutras 

藝品媒材:墨水、紙本、素描  

花草偈是由多變的花草組成的經文,藉由自己創作的經文與紋飾,追憶緬懷已逝的親人。

傳統喪禮上的禮俗,對我來說只是儀式與過程,依然留下許多悲傷和不捨。藉由具有食用藥草的古書籍,重新解構拼貼花草圖樣,重新審視生命的姿態,在過程裡選擇屬於自己的方式紀念他們。

●作品名稱:2013-2014 腐朽花園 Decadent garden

藝品媒材:紙本、墨水、箔(金箔)

以解剖圖鑑中的頭骨和器官為主體,重新解構拼貼,來自骨骼或血管的接合,在破碎的肢體中完成另一種生命誕生,荒誕地延續了我對生命的想像。

「幻化 (vanity,生之虛幻)所具有的圖像學意味,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格言『記住死亡』(memento mori) 的寓意表現。」面對死亡,永恆其實是虛幻的。拼湊來自身體的各個器官,從破碎的肢體中完成另一個生命的誕生,在金箔的反射下,留住永恆的片刻。

●作品名稱:2012 慢別書  The Long Farewell

藝品媒材:紙漿、金/銅箔、棉線

《慢別書》意為緩慢的告別,英譯The Long Farewell ,像一聲又一聲綿延的再會,才終於捨得放手。透過具有彼岸色彩的紙蓮花,象徵著人們對於死亡的惶恐與其造成的鋪張揮霍。

●作品名稱:2010-2011 超現實風景 Surreal Landscape

藝品媒材:數位輸出

喜歡帶著環遊世界的夢想,收集各國建築照片或明信片。在一次掃描的意外中,拖曳的照片產生變化,照片和掃描器所產生的波紋,令我著迷。
 
照片和掃描器所產生的波紋,令我著迷。當我們接觸相紙時,微微的輕撫和觸摸,在「掃描」的過程中放大其中的感受,將畫面的波動視為一種能量,無論是聲波、音波、電波、或帶有某種情緒的振幅 ,在漸變的建築中,改變並呈現另一種面貌,刻意拉長或增大建築的比例,從原本固有的立體建築,到平面的延伸,產生節奏變化和時間感 ,而那看似多變的建築風景,想像因此蔓延。


本篇文字及圖像皆由作者所提供,未經授權請勿任意使用、轉載

追蹤我們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