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的祭典系列  2016 ~ 2017 Ritual For The Mountain Goddess

2017年這一套作品系列是以中國神話「山海經」的神怪圖鑑為啟發點,古代人利用山海經的怪物和神獸來解釋當時的天災事件及戰爭發生原因等等。我運用了山海經裡的故事並結合一些西方的元素(例如:威尼斯的黑死病醫生面具)來重新詮釋當代的一些社會議題、 心靈文化、 人與宗教的關係,以其重生。


這一系列的作品是描述山海經裡老百姓為「山神龍身人面神」辦的儀式。
從「舞會」開始,人們要準備一些供品祭山神,例如:
豬羊、牛肉和稻子;除此之外,男女祭師還需共舞慶祝。

在這畫面裡, 一對骷髏在交媾,而且山神正從天上往下觀望,這在描述的是我們人與神的關係;這對骷髏代表的那對男女祭師,而山神看到的並不是一對有地位或個人特質的人物,而是有生有死的人類。

所以這畫面代表的是我們人類為宗教所做的動作,神明是否會了解它的意涵?抑或是人類為了展現自己的特殊性和期望神明的回報,所以才產生了這些儀式?


在「祭品一」裡我描述了山神享用祭品的畫面。

在「祭品 I」 山神正要吃掉這隻山羊,但山羊並不知道自己已身陷危機,還悠哉地吃著草。這畫面有呼應英國Pre-Raphaelites畫派的作品 。例如: 在那畫派的作品中緊張和危險的情緒是不會表達在畫面中的,因為當時Pre-Raphaelites畫派注重的是唯美的感覺;而在 「森林中睡午覺」 裡我描述的是山神享用完祭品後在森林裡午睡的畫面。一對仿佛門神的骷髏正守護著山神,而這畫面我想表達的是人民對宗教神祇的崇拜。

在 「祭品 2」 裏我描繪了山海經裡的貫胸國人運送貢品給山神的過程。 貫胸國人是「山海經」裡的怪物種類之一,貫胸國人胸口的洞來自戰爭後,受仙人塞藥草而造成的,我自行改造了貫胸國人。在原書中,他們是有頭有臉的,體型偏男性,我把它們改造成女人的身體,而且把頭砍掉 (象徵人為了堅持正義或某種熱愛而犧牲自己,把頭改成華麗的威尼斯黑死病醫生面具(象徵無自我和保護自己的護身符)

這一對貫胸國人,手上正捧著稻子,棍子上吊著肉塊進貢品給山神的途中。

●ArtistPledgeSupport #藝起加油 2020作品系列

這一系列作品是我特地為「藝起加油」臉書平台特地畫的一系列;我這一系列算是有點算是以小插畫展現的系列,所以像 “the suffocating flower” 畫得是好像約水缺氧但又華麗的花,代表的是我們人類個體。

我自從 2018年受邀到美國聖路易駐村經驗,我就發表了去年在采泥畫廊展出的四照花系列。(我把四照花聯想成一顆生命之樹)。但我這次畫得是我想像的一朵花,細節靈感來自於我喜愛的巴洛克/洛可可圖騰設計。

“Something something maya angelou (but not really)” 是我這系列第二張作品。當我還旅居歐洲時,我最愛做得事就是一整天泡在醫學博物館裡面,我可以在博物館內寫生一整個下午。

我在荷蘭最常去的是阿姆斯特丹的Museum Vrolik,我和他的館長都有聯絡;所以當我需要一些標本reference時,我都會跟他接洽!這張是他們的其中一座鳥的骷髏標本之一。

標本上的標籤我改成 “confine me” 意思是「把我困住」。這呼應的是現在歐美因疫情的現況,也暗示了日本捆綁次文化的意象(日式綑綁 shibari是在我創作裡也有時會出現的主題)這張的命名待了半開玩笑的含義和語氣,許多人會引用 Maya Angelou 的 書名 “I Know Why The Caged Bird Sings” 來探討一些社會議題。

但我這張其實沒有要引用Maya Angelou任何名言,但看到這標籤文字和鳥骷髏,這是容易被聯想在一起的。 這讓我想到了幾個月前歐美某音樂人回覆一位音樂評論的Tweet (貼文中,音樂評論家以讚美的意思猜測了許多這位音樂人的作品靈感來源,那位音樂人回了 “Thanks, but not really”)所以我命名上就加了 “but not really”。

“Be my quarantine” 的靈感來源也是於歐美疫情現狀。因新冠型肺炎,在歐美的民眾都被政府強迫自主隔離。因這照成了許多人的生活上改變,我最常聽的網路電台 Savage Lovecast (很多人會因為有些情愛上的問題而call in 詢問主持人 Dan Savage),增加了許多新情侶call in 詢問關於邀請新的伴侶一起跟他們自主隔離。

含義上類似在情人節跟暗戀的對象告白 (be my valentine),所以現在歐美流行了一個新的一句話“be my quarantine(是 valentine的雙關語)? ”

●Torn Relics 專輯封面合作介紹

2019年11月,我在采泥個展期間,收到了Torn Relics電子音樂情侶檔的訊息,他們是我音樂朋友圈裡的好友 (我和Torn Relics的Aimee 好幾年前在倫敦有合作演出一次,之後就保持聯絡。)他們希望可以請我幫他們畫他們與荷蘭獨立唱片品牌Leyla Records出版的新專輯封面。

這新專輯出版方法會比較不一樣,除了數位檔案以外,他們也會出版限量版錄音帶。因為當時展覽活動很多,所以我只好退下封面設計案子;但他們看了我個展作品系列,覺得 “Dangers of Comfort 2” 很適合他們新專輯 Abolish The Dogma的意象,所以就借用我這張畫作為他們的專輯封面。

他們的音樂底子是地下電音techno實驗性電子樂,和歌德industrial音樂 (Rommek 是歐洲小有知名度的techno DJ和音樂製作人,Aimee的音樂底子是愛爾蘭傳統音樂,所以擅長需多種古典和民俗樂器)。其實我提供的只是畫作,設計和排版由Leyla Records合作的荷蘭平面設計師 Peter van Langen完成,錄音帶的顏色是我和Torn Relics 一起決定的,我們覺得酒瓶綠和畫作的深紫色是個不錯的對比(酒瓶綠的錄音帶也比較少見)。

我覺得他們當時選了這張當作封面因為他們專輯裡有幾首曲子名稱為 ”Cry of the Catacombs” 和 “Blood Stained Tapestry”。畫作裡萎縮的人體裡面的花草/藤蔓細節呼印了中世紀/歌德圖騰設計,被解剖的人體也呼應了他們音樂名稱裡的死亡和骷髏意象。

●"Blood of Medusa 美杜莎之血", 2019, 38x28.5cm,  印地安墨水、紙 

我最早是在為另一件創作研究紅珊瑚時發現美杜莎的故事,後來成了我的靈感來源之一。

美杜莎被珀爾修斯砍頭後,血液流入大海,生成了紅珊瑚,在這個故事與其他的故事中,紅珊瑚象徵重生及更新的契機,令人驚訝的是,美杜莎的故事起源竟然與當代的「#MeToo」運動有緊密的關聯;美杜莎最初是一名美麗純真的人類處女,在拒絕海神波塞頓的追求後,被海神強暴,爾後更因此遭到雅典娜的處罰。

希臘神話透過這樣的反諷傳遞故事的寓意—雅典娜將美杜莎變成被稱為戈爾貢的蛇髮女妖,人類只要看一眼這種極為恐佈的怪物便會化為石頭,女妖的蛇髮經常代表生命的循環,也呼應我創作中銜尾蛇的主題,美杜莎同時也象徵對女性身體的壓迫與自由,社會要求女性要令人渴望又貞潔有德、保有處子之身卻又放蕩不羈,而美杜莎臉上的繩索元素是日本緊縛傳統的形式轉化,也同樣強調這點。


喜歡這些作品嗎?歡迎聯絡我們!

聯絡資訊:陳小姐 [email protected]

 

本篇文字及圖像皆由作者所提供,未經授權請勿任意使用、轉載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