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選這篇文章:燈會每年都有,但2019台灣燈會是怎麼做到被外國媒體譽為是「沒有雲霄飛車的迪士尼」呢?跳脫過往主燈都是使用生肖,改用特產黑鮪魚是怎樣的思維過程呢?

每年巡迴台灣各地,在元宵節前後開幕的台灣燈會今年走到台灣最南端的屏東縣大鵬灣風景區。當初選在這塊台灣最大執行年限也長達 50年之久的BOT開發案所在地,其實迎來各方不看好的風聲。
 
主要原因是台灣燈會從2001年之後,便開啟由中央交辦各地方政府輪流主辦的模式,中央與地方各自有想法,加上大鵬灣本身管理單位也會有意見,三方人馬交雜意見無法被整合,都是這種大型活動搞砸經常有的橋段,要能協調中央與地方兩派人馬的意見,兩大陣營各自領軍整合創意執行的PCM
(Professional Construction Management)如何有效橫向連結中央跟地方的意見就很重要。
  
本次負責整合中央部會資源的PCM為桔禾創意的執行長張漢寧Jimmy Chang ,與樺致形象設計有限公司創意總監楊佳璋。他們認為每年主燈都是生肖這件事,相信台灣民眾已經感到厭煩,而花費龐大經費籌辦後的花燈典藏環節,又必須找來許多相關部門開會尋求購買意願也是棘手。一些小規模的花燈可能還好,大家意思意思買買也就是了,但最大型的主燈往往是最讓人頭痛的環節,一來是該生肖與各地方不見得有直接關聯不知道要擺在哪,加上12年一次循環,這些主燈勢必會有遇到重複的時候,結果就是散落在台灣各地的12生肖將會越來越多。

「既然如此,不如就選擇燈會舉辦當地城市最有代表性的事物當成主燈,只要設計的好,該地縣市長也會願意就地典藏,省去主燈在燈會舉辦完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辦的麻煩,為當地城市設計很有意義,被妥善保存也很環保,一箭三鵰不是很好嗎?」Jimmy說。

光耀三十燈區─生命樹

大鵬灣有其天然地利,水景優美海風徐徐,策展團隊希望打破過往慣例,不要以每年生肖題材當成主燈,而是以東港特產黑鮪魚當作概念,甚至希望把主燈放在海面上!但這種破天荒的提案方向讓團隊在初期提案整合時花費了不少苦心,與中央交通部觀光局地方屏東縣政府的政府官員都有不少想法上的折衝。在策展團隊不厭其煩地提案與三方人馬溝通後,獲得觀光局副局長的全力支持,才讓最重要的主燈呈現出一個30年來不曾出現的獨特姿態。
 
而除了主燈之外,其實今年其他的花燈創作設計更能窺見策展團隊的用心!像是在「光耀三十」燈區找來33位國內外知名藝術家進行在地創作,光耀三十燈區裡有一個以陽光、空氣、水構成的「光合作用」作品,藝術家楊海茜鉤織出一個色彩繽紛的穹頂,也是她第一次嘗試高空作業,配合海邊夕陽餘暉真的是美到一個極致!

而「藝術燈區」主燈由設計師Cheng-Tsung Feng與工藝師與木製研合作的「帆城」更是在眾多色彩繽紛的作品當中,在一隅靜謐地散發出一股聖潔凜然的純白氣場,他覺得每艘船就像一個小單元,在海上組合成龐大的聚合體,船帆的聚集象徵著當地居民實際因農漁業工作互通有無的有機體,也是眾人凝聚對未來的希望。還有其他很美的藝術作品,都已經讓各方人馬搶破頭,積極地向策展團隊接洽中。
 

光合作用

光耀三十燈區─光合作用

除了藝術家、設計師的作品,當然也有符合你對所謂「台灣燈會」傳統意象的作品,一定會有的宗教燈區、由花燈工藝師藍永旗打造的巨型土地公副燈「南國豐收」、或是來自各級教育機關學生的作品、甚至有來自法務部矯正署的受刑人創作,孔雀燈王讓人看得目不轉睛。(受刑人的手藝之巧也真是讓我驚艷啊)

而位於大鵬灣海面上的黑鮪魚主燈彷彿是從海面上昂然長出的一顆奇岩巨石,搭配建構在海裡的水舞,及經過無數協調,請來在平昌奧運大展身手的 intel無人機團隊,在空中來列出巨型「屏東」二字或是當地福安宮的土地公形象等,科技團隊的加入打破對傳統燈節的想像,讓人流連忘返!

受刑人作品─孔雀燈王

這些五花八門的作品型態構成了現今所謂「台灣風格」的豐富意象。最近很多人在探討所謂的台灣風格,因著台灣有太多豐富的文化,所以我們的風格是一種「MIX」風格。不過在我看來,台灣人的海島個性有著如海一般吞納百川的特徵,台灣風格當中具有強烈的實驗性,與其要說MIX不如說我們是一種「變形蟲風格」,是一個持續改變的有機體,我想,台灣可能不願意在這個還有諸多發展可能性的時候就被清楚定義,只要有夠好的舞台,在這塊海島上創作者就能很好地展現自己,「台灣燈會在屏東」做了一個非常好的示範。

因此我也要特別肯定交通部觀光局與屏東縣政府的對策展執行團隊的全盤信任。這次的燈會合作模式為往後中央與地方合作的大型活動立下一個良好示範,中央放手讓策展團隊打破各種傳統規矩,地方政府全力協調燈會整體交通配搭,才能創下單日將近170萬人次的超狂佳績,目前累計人數已破1000萬人次!為台灣燈會寫下一頁歷史!

霧海豐年

光耀三十燈區─霧海豐年

而縣府也請來6000位志工協助燈會運行,在這個高流量的人次並充滿著美食攤販的狀態下,雖然可以看見大家走累了便圍繞在燈飾作品底下歇著或吃東西,算是蠻典型的台灣活動會看見的狀態,但這百萬名民眾卻發揮超乎我想像的自制力與公德心,加上志工努力維護環境乾淨,場地在散場2小時後馬上可以恢復到地上沒有一張垃圾,乾淨程度可媲美日本FUJIROCK音樂祭,甚至有網友說,屏東燈會是他參加戶外活動以來看過史上最乾淨的流動廁所!

而作品幾乎都沒有圍上紅龍阻擋也是這次屏東燈節的一大特色,主辦單位說,本來害怕民眾不小心破壞燈飾作品,但各團隊都很大器地希望民眾可以與燈飾作品互動,就算有損壞藝術家們也都會馬上即刻處理,我想如此近距離與藝術作品接觸,也是台灣民眾的福氣,更能看見台灣民眾整體正逐漸長成一個具有高素養的觀展者群貌。

 
photo: Hao Zhang、 嘟嘟嘟 、Chad Liu、創藝時代編輯部
本文引用自設計發浪designsurfing《 屏東燈會幕後策展思維解析》

追蹤我們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