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為什麼今年文博會要搞這麼盛大嗎?當你了解當中其實藏著台灣政府文化政策未來的10年大局後,你會發現這只是開始。

過往 臺灣文博會 大概可以分三個區域,華山1914、松山文創、圓山爭艷館,這次加入了兩個新場域,分別是位於建國南路與仁愛路交叉的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以及在松菸誠品對面的臺北機廠鐵道博物館。為什麼這次要新增兩個區域,其實跟文化部2018年提出的「首都文化雙軸線」政策有關。



從第一張圖可以看到,從台灣戲曲中心一路從文林路沿著中山北路南北縱向延伸,會經過非常多藝術展演場域,包括還在興建中的台北表演藝術中心、擴建中的台北市立美術館、國家兩廳院等,構築成一條「南北向藝術博物館廊帶」;而不知你有沒有發現,台北市民都知道的市民大道,其實沿線穿過台北車站、松山車站、南港車站也是有其歷史原因,他的前身其實是一條從清末、日據時代到民國初期都影響臺北城人民生活至深的鐵路!


當時為求運輸貨物方便,鐵路沿線工廠林立,如臺北製糖所(今糖文化公園)、臺北酒工廠(今華山1914文創園區)、高砂麥酒廠(今台北啤酒工場)、松山菸草工廠(今松山文創園區)、臺北機廠(今鐵道博物館)等。

市民大道的起點可說是日據時代成立的「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主要負責修繕鐵路車輛,也因為有了鐵道部才有了現在的台灣西部縱貫鐵路,後來工場不敷使用,才又建設了松菸對面的台北機廠,直到台北市鐵路全面地下化,地上原有的鐵道拆除,才成為現在的市民大道。


這條台北市東西向工業生產廊帶,文化部長鄭麗君希望將它翻轉成「東西向文化創新廊帶」,將這條線上幾個重要的古蹟場所打造成藝文展演空間,因此在2019文博會當中,除了圓山爭艷館、華山1914、松山文創之外,加上沿線的空總、台北機廠,鄭麗君部長希望大家因為文博會的展演活動。

實際走到這些對台北市民有絕大歷史意義的場域,對這條東西向文化創新廊帶能有新的認識與思考。

臺灣文博會從2010年創辦至今為第九屆(中間曾停辦一屆),從最初純粹的商展,到2014年後開始有文化策展概念,並將展覽內容大致分為文化概念、設計品牌、圖像授權三大類於三個展區展出,從早期比較老套的華人、東方文化「品臺灣」、「品東風」等做為起點,格式 InFormat Design Curating 策展時企圖心更大,試圖重新定義「台灣文化」。

因此提出「我們在文化裡爆炸」、「從身體創造」等概念,從產業、從山林重新去解構台灣符號,再由每個觀展者從這些策展人提供的記憶碎片裡,重新建構出自己的答案——到底台灣文化是什麼?
 

官方與民間的各自努力,共同催生了「首都文化雙軸線」政策。2019年正式掛牌上場的「文化內容策進院」將為這個政策鳴槍起跑,不僅會對華山進行「華山2.0——文化內容產業聚落」轉型,對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也有以「當代藝術」、「音像媒體」和「社會創新」的三個方向進行規劃。

因此 2019年文化部主催的文博會由策展總顧問詹偉雄、及衍序規劃設計主理人劉真蓉領軍策展,加入兩個實驗性與可能性更強的區域(空總與台北機廠),提出了「文化動動動」的概念,不僅在意義上去呼應,現在正是台灣文化在官方與民間交互作用運動得最頻繁的一刻之外,他們在格式連著打破兩年對台灣文化的既定印象後,更為接下來的文博會的策展型態定義出一個很明確的方向。

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原本在鄭麗君部長的規劃下,便是希望由文化去引導硬體到位,而不是有硬體之後才去BOT,因此由草率季 Taipei Art Book Fair創辦人 Frank Huang策劃實驗性很強的當代藝術展演,非常合乎場域精神。

他將盛行於中南部的釣蝦場文化建構在這個場域有其緣由,原來這裡早期曾經是灌溉系統「大灣」的部份區塊與灌溉支線,隨著都市化發展,這片曾經灌養台北人糧的東區大水池便逐漸陸化。


混水釣蝦場∈文化大學堂∈2019年臺灣文博會 Culture On the Move 文化動動動 這裡不僅可以釣蝦烤蝦,還有從世界各國邀請而來最前衛的自然生態設計作品。

華山則是延續主題性策展,今年加入表演說唱藝術是非常好的嘗試,不是只有一堆靜態展與講座,增加了文化展演的厚度。只是說松菸的設計品牌與爭艷館的圖像授權區偏向商業考量,因此台創在這一塊還是維持著房東精神租給廠商,而不是用策展人的角度在看這兩塊區域,是我覺得有點可惜的地方。

至於首次將松菸誠品對面那些醜炸的綠色鐵皮打開的台北機廠——「 Next鐵道博物館 Infrastructure On the Move 」,則是希望讓市民對台北機廠鐵道博物館這塊半封閉已久的場域有所想法展開討論。衍序的陳漢儒 Han Ju Chen 發揮建築師梳理人文地景的功力,以具有視覺通透度的鐵網圍籬取代舊有綠鐵皮,選擇洞格稍大形狀也較橢圓優雅的鐵絲網,破除了隔離的既定印象,也能一眼望穿到對面的京華城。

地上鋪設很有「味道」的鐵道枕木,陣陣飄上來的油耗味讓人意識到這裡是個工廠,再看到眼前一些敘明歷史記錄數據的展示鐵板,加上鐵軌的燈光秀,整個展區以地景、數據、光影、聲音甚至是氣味重新構築對台北機廠的想像,民眾在拍攝之餘也能將台北機廠的風光收入鏡頭裡。
 



2019年與2020年對台灣設計藝文發展是很關鍵的時間。「文化內容策進院」已有許多專案蓄勢待發,台灣創意中心也在董事長張基義的諸多協調下,可能於2020轉型為「台灣設計研究院」成為國家層級組織,其實可以想見目前蔡英文 Tsai Ing-wen 政府對台灣未來設計藝文環境有很多想法與策略,更讓人期待明年第十屆的文博會,或許將會有更多讓人眼睛一亮的變化!

就像詹偉雄大哥的文字對這場文博會的定義—— 多年後或許你會發現:它是一個分水嶺,標記了一場黑夜,與一記黎明。

讓我們一起共襄盛舉,向未來說聲:「早安台灣!」

文章轉載自DESIGNSURFING:文博會背後的台灣政府文化政策十年佈局》

追蹤我們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