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鄉差距逐年增加,人口過度集中都市,許多地方面臨衰亡危機,若是放任不管,二十年過後,你的家鄉、你的國家,名字還會存在嗎?

根據日本厚生省社人所的「日本將來預估人口」推計,等到西元二○四○年,日本將可能會有896個市町村、也就是超過一半的地區,會因為人口過少而面臨消失的危機。鄉村地方消失,絕不是聚落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事實上,鄉村消失將會連帶導致都市和國家毀滅性的崩壞!這個現象的成因──人口問題,並不只是日本獨有的困境,少子化、高齡化、城鄉差距,有著跟日本相似問題的台灣,不久後也必定會面臨同樣的處境。該如何減緩地方衰退的速度,讓地方重新恢復生機,進而讓國家永續發展呢?

作者増田寛也用大量數據資料,率領「日本創成會議」組織,分析出人口問題與鄉村地方的核心關鍵。以各種警訊作為序章,一開頭就提出對於「人口減少」的九大誤解,直接點明「這不是遙遠的未來,而是現在就得面對的問題」。接著一步步解析現況與背後成因,針對不同問題分別提出不同的對策:避免人口集中,就得增加鄉村的吸力;想要解決少子化問題,得先營造出適合生育的社會環境。最後,更進而以地域分析為基礎,提出能延續地方生命力的六大區域發展模組,從理論分析,到實務操作,全盤規劃了應對未來人口問題的短中長程做法。

增田寬也劃時代眼界的主張,讓日本政府因此而推行「地方創生」政策,試圖在不可挽回之前先一步出手,思考該如何展望未來。「人口問題,就是國安問題。」日本早五年開始的地方創生政策,已開始慢慢累積出成果。2019年剛開始地方創生元年的台灣,是否能清楚辨別危機與目標,正是本書能夠提供最佳借鏡。

人口迅速減少帶來的警訊
 
●人口大幅減少

描繪國家的願景時,一定要先掌握人口動向。包括產業、國土、勞工、社會福利政策等各種政策,人口都是重要關鍵。 日本人口於二○○八年達到巔峰後開始下滑,逐年減少。二○一○年日本有一億二八○六萬 人。若不採取對策,到了二○五○年,日本將剩下九七○八萬人;到了廿一世紀末的二一○○年, 將只剩下四九五九萬人。也就是說不到一百年,日本的人口就銳減約六成,回到明治時代的水 準(資料來源皆為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社人研)「日本將來預估人口」〔二○一 二年一月〕中推計值)。

據說相較之下,人口預測比政治、經濟等預測來得準確許多,不會有 太大的誤差。實際對照預估數字與現實情況,現實情況竟然更加嚴峻。我們必須要面對「人口 減少」此一前所未有的問題。 人口減少的問題並非憑空而起。戰後一九四七~一九四九年第一次嬰兒潮時的合計特殊 出生率為四.三二(女性一生生產數的平均值,以下稱出生率),之後開始下滑。到了二○○ 五年,出生率創下有史以來低的數字一.二六後才逐漸回升,並於二○一三年恢復至一.四 三。一直到現在,出生率仍偏低。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就二○一二年的日本而言,出生率二.○七才能使人口數持平。以 一.四三換算,未來日本的人口將會減少三成。 在此期間,日本政府於二○○三年七月訂定「少子化社會對策基本法」,並於內閣府設置 「少子化社會對策會議」。二○○七年安倍晉三第一次改閣後,更任命「內閣府特命擔任大 臣」負責處理少子化問題。然而,由於日本民眾對此問題漠不關心,日本政府遲遲無法提出有 效對策也是事實。
 
●已無法視而不見
 
人口減少的問題起因於少子化問題,然而因日本社會同時存在高齡化問題而長期被忽視。許多日本民眾將注意力放在如何因應高齡化問題,而使少子化問題就像慢性病一樣,越來越嚴重。民眾並沒有發現少子化問題對自己居住的城市與生活有什麼樣的影響,也沒有未雨綢 繆的危機意識。一直到了連高齡者較多的區域都開始出現「人口減少」的問題,民眾才發現此問題的嚴重性。 尤其是東京等年輕人較多的大都市,更對此問題後知後覺。一直到現在仍是如此。然而 根據我的計算,日本全國已有七九四個地方的高齡者開始減少。人口減少的問題並不是將來的問題,而是現在的問題。

政治或行政體系向民眾提出增加人口、擴大商業規模等願景很容易,然而要坦誠人口將減少、商業規模將縮小則很困難。畢竟沒有人樂見那樣的未來。因此政治人物等都對此避而不 談。 日本人口減少已成事實。各地的人口已不可能成長,只會減少。因此我們必須面對許多 問題,包括如何維持醫療、交通、教育等生活必需的服務?如何整修道路、橋梁、公民館等基 礎建設?如何開發當地的產業與就業市場? 困難的是推動高齡化對策時,必須同時考慮少子化問題。無論是政治、行政體系與民 眾都得確實了解此事,方能採取行動。我基於此想法於國政顧問組織「日本創成會議」下設置 了「人口減少問題檢討分科會」,與經營者等專家學者共同研究,並於二○一四年五月根據預 估而發表「日本可能消失的地方」。本書內容即是以該報告為主,歸納整理而來。
 
●九大誤解
 
在討論「人口減少」問題在日本會如何發展、對各區域有何影響以及我們應採取什麼樣的對策前,希望各位先了解「人口減少」。一般人對「人口減少」有許多誤解。然而我認為不 僅毫無根據的樂觀很危險,毫無根據的悲觀也無濟於事。採取對策前,我們必須要有正確而冷 靜的認知。
 
第一個誤解:人口減少應該是五○年、一百年後的問題吧? 沒有那麼久。一如前文所述,日本許多地方的人口──包括高齡者──已開始減少。
 
第二個誤解:人口減少不是能改善人口稠密的狀態嗎? 關於這一點,第一章將詳細說明。事實上日本的人口減少,與人口自鄉下移入都市(尤 其是東京圈,包括琦玉縣、千葉縣、東京都、神奈川縣)有密切的關係。日本各地的人 口減少不成正比。地方的人口急速減少,但湧入都市的人口不斷增加。儘管都市(尤其 是東京圈)的人口也將減少,並暫時改善稠密的問題,但未來將比現在還要稠密。
 
第三個誤解:人口減少是地方的問題,並不會影響東京吧? 東京之所以能維持一定人口,是因為人口自鄉下移入東京。東京的出生率非常低,缺乏 人口再生產力。若地方再也沒有人口移入東京,東京終將衰退。

第四個誤解:日本整體人口減少並集中在東京,應有利於提升生產力? 一如前文所述,若鄉下有無止盡的人口能移入東京,的確如此。然而事實不然。人口集 中在東京,短期內或許可提升生產力,但長期而言絕非好事。為使東京持續成長,必須 改善人口集中在東京的問題。此外東京將面臨超高齡化的問題。如何解決此事,將大大 影響東京的國際競爭力。
 
第五個誤解:近年日本的出生率逐漸提升,應可消除人口減少的問題? 由於年輕女性的數量減少,即使出生率逐漸提升,出生數仍會下滑。假設出生率恢復到 人口替代水準的二.○七,在現在出生的孩子為人父母前,日本的人口仍會持續減少數十 年。
 
第六個誤解:現在才想解決少子化問題,為時已晚了吧? 人口減少已是無法避免的事實,但要維持一定人口,還是得先解決少子化問題。改善出 生率的行動只要晚五年,未來的穩定人口就會少三百萬人。解決少子化問題,刻不容 緩。
 
第七個誤解:政策無法影響出生率吧? 事實上,法國、瑞典等國家都是以政策提升出生率。加上日本民眾大多數還是希望能有 自己的孩子,只要能從根本強化少子化對策,效果就值得期待。
 
第八個誤解:即使是「鼓勵生育制度」完善的區域,出生率也在下滑啊? 日本的出生率下滑,不只是育兒環境的問題,亦與晚婚、青年所得等問題密切相關。因 此制定解決少子化問題的對策時,必須通盤考量,才能有效提升出生率。
 
第九個誤解:接受海外移民就能解決人口問題了吧? 只要日本無法大膽地轉換成多民族國家,接受海外移民對解決少子化問題猶如隔靴搔
癢。改善出生率,才是解決人口減少問題的根本之道



本文摘自:《地方消滅:地方創生的理論起源》
作者: 增田寬也
譯者: 賴庭筠, 李欣怡, 雷鎮興, 曾鈺珮
出版社:行人

追蹤我們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