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先啟後的字體排印新浪潮學派之父,影響當代平面設計的關鍵設計師、藝術家、教育者
沃夫岡‧魏因加特(Wolfgang Weingart),國際知名平面設計及字體排印設計師,也以其對於設計的哲學思考和教育而著名。從根源於他故鄉瑞士的「瑞士風格」字體排印,他的反叛(或說是「進化」)精神引領了新的潮流,在基本的編排原則下利用字體粗細、構成方式探索不同的表達方式,此外,也透過底片拼貼等媒介手段嘗試新的可能性,在數位工具尚未出現之時即創造出突破性的表現手法,進而延續帶給今日的字體排印與平面設計莫大影響與啟發。

個人計畫四: 新形勢下的字母及排版印刷元素 1968-1972

在鉛字已然過時的時代,擁有傳統設備的鑄字行環境──有著木製、金屬製、或其他合成材料的元素和工具,恰好促使我能夠發展巴塞爾技術學院的進階課程。

從五〇年代直至六〇年代末,一般而言的瑞士風格,以及其中巴塞爾派的字體排印設計,在國際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它的發展到了停滯狀態,缺乏活力,面目模糊。我的理想(基本上與我們學院的理念兼容)是重新檢視現階段實作上的既定原則,為字體排印設計教學注入新的活力。

而打破設計原則的唯一方法,就是去理解它。我在學徒期間精於凸版印刷,故有此優勢。我指派給學生的作業,不僅要求他們處理設計上字體位置、大小、字重的基本關係,也鼓勵他們批判性地分析字間的概念,去嘗試可讀性的極限。

我們發覺,當字母間的間隙增加,單字和詞組會轉變成圖像式表現,不像原本預設的方式,讀者理解訊息不是用「讀」的。

我們的課堂作業挑戰了魯德和他追隨者的觀點。在六〇年代中期魯德寫了一份簡明扼要的宣言,我曾在《TM》雜誌一九七三年編號5的雜誌封面上,用字體排印設計去詮釋這份宣言的一部分:

字體排印設計有個明確的前提,那就是,以書面形式傳達訊息。沒有爭辯的餘地或其他考量可以免除它這個責任。印刷品若無法閱讀,會成為無用的產品。字體排印比起平面設計,更是技術、精確、秩序的表達。

由魯德和霍夫曼創立的平面設計進階國際課程(Weiterbildungsklasse für Graphik)預定從一九六八年四月開始。魯德衷心希望自己能教授字體排印學,但由於身為學院院長的行政事務,他需要一名助教來協助他。他一問我,我馬上答應。不幸的是,他因為突發的身體狀況和後續的住院治療,我錯失了和他一起工作的機會。

我最初的七位學生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瑞士,他們原本期待跟隨大師級的霍夫曼和魯德學習,當看到我做為字體排印學的教師出現在課堂上時,顯然很震驚。但因為我的指導和帶來的基進實驗,加上年紀相當,我逐漸取得了他們的信任,他們的失望終究讓位給了新奇感。

其他教師同意了進階課程頭兩年的共同主題:「符號」和「組套」。第二年我受到學生熱情的鼓舞,感覺更有自信,更大膽地進行實驗,我的課程因而成了試驗和拓展新設計模型的實驗室。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我受邀至斯圖加特的克諾爾畫廊(Knauer-Expo)展出,而要把我天馬行空的設計想法組織起來是一項大工程。我設計了十一幅關於生活中思考和幻想的巨幅傳單,其中一份名為《明天我最想做的事》(ich morgen am liebsten machenwürde),列出了願望夢想的清單,是我自己最喜歡的作品之一。

我們這一代的社會動盪加速了瑞士風格和其簡約的理念在國際上的式微。我的學生因而受到啟發,我們正走往另一條不同的道路,而我們也深知這點。

本文摘自:《我的字體排印學之路:字體排印新浪潮之父沃夫岡‧魏因加特
作者:沃夫岡‧魏因加特 
原文作者: Wolfgang Weingart
譯者:田菡
出版社:臉譜

追蹤我們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