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 王程瀚


源 Blanc de Chine,身為知名東方風服飾品牌,Blanc de Chine乃是法文「白瓷」的意思,以此為名,象徵東西方美學完美融合的意涵,其設計特徵具備8大元素:簡潔、恬靜、和諧、純潔、含蓄、觸感、實用與舒適,而趕在農曆年節前,源 Blanc de Chine特別邀請3位在創作領域卓有所成的非凡人物來對談彼此間關於藝術的私密想法,這一次,就讓id SHOW帶領讀者們一同走入他們與眾不同的內心世界吧!

楊煥生

YHS DESIGN設計事業執行總監。善於拆解東、西方經典元素,並給予嶄新詮釋,從概念發想、視覺、室內設計空間氛圍營造到傢俱挑選,把異國的Villa風格帶進設計,全方位打造舒適宜人的居住空間。營造在都會就可以馬上體驗有如出國渡假的輕鬆愜意。以「大隱於市」概念出發,善於植入大量自然景觀元素構成「光、影、花、鳥、水」的交織,藉此提供給客戶一個舒放身心和體驗休旅文化的殿堂。

澤一乃柏‧藍君

國際知名當代青年藝術家、戲劇人、古典文化傳承者、藝能療癒體系創始人及研究者舞台藝術實驗性創作者。為先祖羅姆蘇丹國之愷馬倫狄尼氏後裔進入中原明時銀牌先鋒天賜公第二十世長孫女。因其自幼受教於家族「老經堂」第九代傳承人祖父哈吉•阿布杜•哈欽•劉敬一伊瑪目,鑽研兼具中華傳統的伊斯蘭經堂藝術,後因語言文化的專業實力服務於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國際奧委會高層、中美部長級專項論壇、馬來西亞曙光基金會、世界穆斯林共同體委員會等。

高媛

藝術家,出生於高雄,畢業於紐約電影學院及日本藝術大學研究所攝影系。2011年獲得考納斯雙年展藝術首獎,2012獲得立陶宛考納斯雙年展榮獲藝術首獎,作品12個月亮系列被高雄市立美術館, 立陶宛 MK Ciurlionis 國家博物美術館, 西班牙Palacio consistorial de Cartagena 收藏。其創作以「人」為關注焦點,從人的外在顯現的表情性格,逐步探視至其內心,並延伸至社會身份及文化。捕捉人的表像不只屬於審美之層次,同時還包括了背後的身份表徵與外在環境。

問:這一次座談會的主題為「道法自然的藝術美學」,請問三位如何透過自己對道的體悟來將其運用在藝術創作中?

藍君:我身為穆斯林,小的時候曾經覺得諸般教義非常繁複,但後來在成長過程中發現所有宗教的核心都在引人向善以及追求內心的平靜與安寧,最終目的在於達到內外和諧的狀態,伊斯蘭教也不例外,並且因為教義規範的非常完整詳細,只要一一遵守,其實生活就會變得非常簡單。

當我慢慢長大,我才逐漸體會到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無常,伊斯蘭教其實把人分為3個層面,首先是依照制度而行動,往上一階是追求真理,再往上一階是研習教義進而將自己的內在環境給修透、修明白。而對應這3個層面,伊斯蘭教也有3種規定,分別是主命、當然、聖行,其中主命是真主所設定的範圍,我們可以在這範圍中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當然則是當我們不確定一件事情該不該做的時候,就應該依循教義去實行;聖行因為是聖人所流傳下來的作法,所以我們應該要求自己盡量去達到。這些規則看似複雜,其實包含許多深刻的層次,正如同我的創作,追求流動性、追求實驗的結果,所以我永遠保持開放的心態,嘗試將不同文化相結合,例如我的一幅作品,以草書寫下「無上」兩個字,但其中卻隱藏著阿拉伯文「真主」的拼音字彙,我覺得這就是一種挑戰,而這幅作品也獲得卡達王室的認可及收藏,可以說這種表達型態就是我對道的詮釋。

楊煥生:我最近規劃了3個美髮空間,都是同一位業主的案子,我在設計時運用了許多大自然元素,並不是非常昂貴的材料,但重點在於將自然風格從室外帶入室內,其次我也使用了潑墨山水的國畫技巧,用以營造意境。我覺得這些手法在西方環境中比較少見,西方的構圖在我看來都色彩豐富、鮮豔,或許是因為宗教的緣故,西方信上帝,因此像是教堂等建物總是給人高聳莊重的感覺,而東方建建築,哪怕是紫禁城等權力中樞場所,也是一字型分布居多,這當然是東西方文化的差異,除了建築,室內空間也會受到相對的影響。

我從小學習國畫,因此在進行室內設計時,便相當自然的將國畫的語彙透過設計表達在空間中,無論私人住宅或商業空間都是如此。回到剛才我所說的髮廊,這個案子除了我自己的創意之外,業主也給了我很大的支持,例如他運來500件木雕,告訴我可以隨意運用,我告訴業主這些木雕雖然本身是藝術品,但是在我眼中就只是設計元素而已,所以我選擇用抽離自己的方式來看待它們,不抱持任何感情,單純視為螺絲釘或角料之類的物品,然後用鋸子將其中100件木雕全部鋸開,重新排列組合,變成另一種嶄新的藝術表達型態,於是人與空間從此擁有與過往截然不同的對話關係。

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不希望令這些木雕單獨成為一個景觀,所以決定讓它們成為配角,於是分開配置,透過木雕來界定空間界線。又或者是另一間髮廊我採用了植生牆的概念去打造,也是希望藉此營造出天然平靜的氣息。道法自然對我來講有兩個層面,一個是真正的自然,另一個是指自然而然的理念,不管我規劃建築或室內設計,都希望回歸人的本性,讓來訪者一進入空間中就會忘記所有煩惱,也因此我的作品非常強調感官印象,無論是手摸到的、鼻子聞到的、眼睛看到的…等都會在空間中自然出現,這也是許多人第一次看到我的作品會感覺衝擊性相當大的緣故。另外我曾經在一個旅館的空間案中使用了3千至4千種材料,很多人聽了不相信,但這絕對是真實發生的事情,雖然辛苦,但背後其實要有著強大的邏輯支撐,要將所有材料分門別類的整理好,而且還不能讓人看到之後認為好像在逛建材展,這種要做就做到極致的風格,也是一種道的呈現方式。

高媛:我曾經在義大利一個古羅馬時期的地下洞窟中展演了一場行為藝術,取名為「A Piece of Paper」,當時我在一位體形飽受社會歧視的女人全裸的身上用毛筆書寫道德經,從臉部往下直到佈滿全身,最後再用浸水的布淋刷掉女人身上的字跡。全部過程中,女人在一室的觀眾和強光面前坦然赤裸,變幻姿勢和眼神,接受判斷與懷疑的目光,對於觀者來說當然是一種衝擊,而對於演出的女人亦是一種療癒,而作品本身用「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出自道德經)揭示了人內心難以避免的道德分界,希望觀者能透過我的作品觸及生命的本質。

有趣的是,雖然我書寫道德經,但我其實是一個基督徒,不過我非常喜愛老子所闡述關於道的哲學思考,所以我也嘗試從自己的成長經驗中去尋找關於道的由來,偶然間我想到曾讀過的聖經約翰福音中是這樣寫的:「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有是藉著他而成的;凡所成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而成的。生命在他裡面,這生命就是人的光。這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卻沒有勝過[a]這光。有一個人受神的差派而來,他名叫約翰。 他為見證而來,是要為這光做見證,好讓人都藉著他相信。他不是這光,而是要為這光做見證。這光是真光,來到這世界照亮每個人。」這道光,便是我對道的理解。

除了行為藝術,我也熱愛攝影,目前我的作品正在高雄美術館展出,名為《紋身紀實》,其中許多的照片是我在30年前拍攝的黑社會大哥身上的刺青圖案,一直以來我都把人體當成雕塑來看待,所以我的相機所呈現出來的各種身體樣貌絲毫沒有任何色情成分存在,只有美學的純粹體現,這種思考角度無疑也是道的另一種展現型態吧。

問:請大家簡單說明一下創作靈感由何而來?

高媛:身為藝術家,靈感當然非常重要,但不一定是自己主動去尋找,因為越是積極去找可能越無法找到,如果能擁有豐富的旅行或生活體驗,用心去過每一天,靈感就會自然找上門,因此一位藝術家不應該永遠待在同一個地方,而是要四處遊歷並保持寬廣的視野,才能創作出源源不絕的作品。

楊煥生:以我這次髮廊空間為例,我原本對於木雕、植生牆這些東西都不太了解,但為了創造出新東西,就必須不斷逼自己去突破、學習,所以我認為所謂靈感,有時候要依賴三種關鍵元素去逼它出來,一是好奇心,二是堅持的勇氣,三是品味,缺一不可,還有要具有獨特性,無論挑戰哪一種創作領域,都得讓它最後呈現的姿態散發自己的獨到風格,這樣才能讓人一眼看見就認出來,進而發掘專屬於自己的與眾不同。

藍君:其實談到靈感,我每天都蠻糾結,有時在國外旅行時會突然想到一個創作的主題,但卻發現別人已經創作出類似的作品,這種事多發生幾次之後,就讓我不由得生出大太陽底下沒新鮮事的感嘆,所以到底要怎麼去突破自己,真的是一件蠻麻煩的事情,但支持我一路走下去的最大動力在於我推行的藝能療癒,也就是藉由各種藝術手法給人帶來療癒感,但在治癒別人的過程中,我反而不知不覺中成為最大受益者,壓力也隨之消失。

另一方面,從道的角度來看,這世界唯一不變的事情就是所有事物都一直在變,而人類總期待能夠在這變化過程中留下些什麼,因為我目前沒有小孩,所以我不斷思考如何在這世界留下些什麼,創作就是我的解答,我認為藝術家與設計師在本質上非常不同,設計師是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而藝術家則是持續提出問題,即使答案我們自己也不清楚,但總希望可以透過我所提出的問題去引發更多人的思考,或許正因為如此,才能讓我始終擁有求新求變的靈感來源。


圖片提供

楊煥生、澤一乃柏‧藍君、高媛


攝影師

黃子洋,朱國良

本文轉載自id SHOW 好宅秀室內設計平台 道不同,相為謀的多元「藝」境對談 楊煥生X澤一乃柏‧藍君X高媛

追蹤我們

BACK